蘭音

图力时高时低,波动极大~
杂食属性,目前沉迷吸康~
目标是萌一切萌物!!!
正在寻找主画风的路上(๑>ڡ<)☆

【牛仔AU】警探组番外(一)

康纳番外(一)

    光,飞舞的灰尘,还有混杂着汗臭,汽油以及其他难以形容的味道的空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当康纳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被烟尘呛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忍住电子端末梢叫嚣着的不适,边感叹异常的后遗症之强大,起身警觉地打量着四周:

    这是一个小酒馆,很明显,往来的客户是一群粗鲁的牛仔,他们磕着土烟,互相对碰着飞溅着泡沫的啤酒,大声吹嘘着自己的“离奇冒险”。

    这里不太安全,康纳皱着眉头看着这群喝嗨了的牛仔手中比划着的手枪,LED光圈闪烁着红光——不要指望醉鬼的手枪能长眼睛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自己报废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,康纳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出去。当然,如果能找到一把趁手的武器就更好了,没有哪个人类的枪法能比得上安装了射击组件的警用型烦死人,不,仿生人的。

    康纳忽视因为想起某个警官而产生的软体不稳定,安静地等待离开的时机。

    终于,在门口一声铃铛声响起的时候,康纳看准了小酒馆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来人吸引过去的瞬间,收敛了气息,偷偷摸摸地向后门溜去。

    “老板,来一杯黑啤。”

    那个帮助康纳转移了注意力的“好心人”把沾血的汗巾丢到吧台上,姿态随意地靠在桌子上,冲身后的伙伴们扬声道,

    “嘿,你们要来点什么不?不是我这个老酒鬼自夸,这儿的啤酒可比你们那儿的棒多了!”

    “您的健康状况不适合喝酒,安德森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汉克?!”

    两个一模一样的声音在小酒馆里响起,不同的是,一个带着不悦和警告,另一个则充满着不可置信与微不可查的惊喜。

    康纳不出意料地同另一个刚踏进小酒馆的年轻人打了个照面,然后两人同时露出世界观破碎的表情。他们口中的“安?“好心人”?德?不健康?森”则搔了搔后脑勺,颇为困扰地嘟囔。

    “老天,康纳,还有一个康纳???我好像真该死地该戒酒了,明明还没喝就出现幻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康纳?”康纳的LED光圈在红黄之间疯狂地闪动。

    该不会这个人类“康纳”是RK系列机型的原型?我该称呼原型什么?卡姆斯基要我们称呼他为父亲。。。康纳的程序因为这从来没有遇见过的问题狂闪乱码,他头一次感觉自己的机型可能需要升一下级,发热的机体几近宕机。

    “我。。。该怎么称呼您?母。。母亲吗?”康纳无视软体的疯狂警告,直接向面前的人类“康纳”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母,母亲??!”那个年轻人指着自己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虽然面部肌肉在努力地抽动着,但是依然没有明显变化的脸看起来,反倒比声音要镇定些。

    真不愧是RK系列的原型,康?天然黑?纳自豪(恋)地想,面部表情的稳定性果然比一般人类要高多了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这个该不会也是你的兄弟?Emm。。。电波系么?贴光片这个嗜好虽然也挺奇怪的,但是看起来比那个喜欢乱开枪的小子正常多了。”安德森喝了口酒,“还好哪小子被你爸打发到开发区去了,要不然哪天一个没忍住,送他个枪子儿。哈!你们家的天价赔偿我可出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这应该不是我兄弟,”年轻人还没有缓过神来,有些困惑地回答,“毕竟,父亲他没告诉过我有双胞胎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面面相觑,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,年轻人摸向枪袋的手被安德森按了一下,康纳额间的LED灯发出一瞬的黄光,又转为稳定的蓝色。安德森一口灌下不知什么时候从吧台拿来的酒,用手背狠狠给了两人一下,努着嘴冲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那边示意道:

    “也行,怎么样都好,小子们,不觉得这个‘久别重逢’的背景音乐吵了些吗?”

    当安德森灌下第二杯酒,的时候,他们已经坐在卡拉的面包铺里,卡拉抱着小小的爱丽丝教着有关面包的烤法,高高壮壮的黑人青年笑着把一碟小面包放到年轻人面前,“嘿!康纳,多吃点才能长得高!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正常身高!”年轻人有些生气得嘀咕着,“明明是卢瑟你的身高太高了!”

    卢瑟好脾气的耸耸肩,转向康纳道“是康纳的兄弟吗?要不要要来点小面包?说不定能吃到爱丽丝藏的幸运硬币哦~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‘康纳的兄弟’——虽然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这么看。”康纳有些困扰地转动着指尖的硬币,黄色的灯光在阳光下看起来不太明显,“不过,如果这里不凑巧正是我知道的那个底特律的话,我想这里大概不是我熟悉的‘地方’,这可能会是各种意义上的意思。还有,我是仿生人,一般情况下不需要进食,所以小面包就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仿生人?那是什么玩意儿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安德森眯着眼睛打量着康纳,“我看你就是个玩角色扮演走火入魔的小子吧,穿着不合时宜的制服出现在这个地方,该不会是被你们社团的人故意丢下了吧?啧啧,真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没有开玩笑,我叫康纳,RK800警用型仿生人,原型机。制服上就有我的出厂编号,安德森警,不安德森先生。”康纳认真地回答,虽然面无表情,但是说话间的语气却颇为自得。

    “哦?怎么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年轻人有些好奇的追问道。

    康纳犹豫了一下,说真的,他的数据库里头可没有这方面的信息,更糟糕的是——他没法连接上这里的局域网,他发誓这绝对不是因为机体跟不上更新换代的节奏,而是——这里根本没有局域网!天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?这个信息化时代,底特律居然还会有地方没有接局域网?

    不过,要证明自己不是人类的话…

    虽然退去皮肤层更容易些,但是他不太喜欢这样做,自从和那个警官住在一起之后,他越来越不喜欢把自己过于机器的一面展现给别人看了。

    想起第一次工作时对某警官的科普,康纳闪了闪黄灯。

    他转头问卢瑟:

    “能借一下小刀吗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血花四溅的分割线( • ̀ω•́ )✧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在向众人展示了会消失的蓝血及愈合前闪烁着电火花的奇景之后,承认了康纳仿生人(?)的身份,人类.康纳倒是出乎意料地接受良好,用他的话说就是,世界上不可能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,就算是他的双胞胎,也不可能没有任何不同之处。所以看起来和自己仿佛照镜子一样的康纳是不可能存在的,相比较起来,仿生人康纳倒是可信多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,仿生人版康纳?嗨!太长了,我还是叫你康仔吧,”安德森不情不愿地放下酒瓶,往嘴里扔了根猪肉条,“康仔说的如果没有错的话,那可能是件非常不科学的情况啊~咱们这的确是底特律,不过是19XX年的底特律啊,哈哈,真是太有趣了,这是【两世奇人】,不,不如说是【回到未来】的现实翻版嘛!康仔,知道罗伯特·泽米吉斯吗?”

    “罗伯特·泽米吉斯(Robert Zemeckis),出生于美国芝加哥,毕业于北伊科诺斯州大学和南加州大学,当时代著名的电影导演、编剧、制片人。”康纳(现任康仔,为明确对象,以下仿生人康纳都简称机-康纳(`・ω・´))疑惑地歪了歪头,

    “还有,您刚才提到的【回到未来】也是他的作品之一,如果要了解更详细的资料的话,我需要连接当地的局域网——话说回来,19XX年应该还没有局域网。不过这些资料和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关系吗?我可以尝试搜索一下我的数据库,不过这些资料可能没有下载。”

    安德森楞了一下,然后遏制不住的放声大笑。其他人也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。

    康纳扶额,“拜托,别顶着我的样子做这种表情,我会忍不住对自己的脸下黑手的。”

    机-康纳:“????”

    “康仔哥哥是怎么到我们这边的?难道是像那些超级英雄一样在进行时空旅行吗?”不知什么时候被卡拉带过来的爱丽丝拉住机-康纳的衣服,好奇得问道,眼睛里的光bulingbuling的,“康仔哥哥是英雄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。。。我不是什么英雄。”机-康纳感觉自己的机械臂仿佛被零下的极寒冻住了一样,僵硬极了。这可不怪他,作为警用型仿生人,他的程序里除了谈判专家模板和制服暴徒(用枪模式)模板以外,空白的像刚出厂的样板机,与人类的沟通模板还是在和警官搭档时完善的,但是还是被吐槽。更别说要怎么与人类孩童相处了。听说人类孩童脆弱的堪比初代电脑(喂喂!),想到这里,机-康纳的身体愈发僵硬了几分。

    也许是看出了机-康纳的无措,卡拉笑着抱起了爱丽丝,“别这样啦,爱丽丝,你看看人家康仔哥哥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你的连珠炮了。小调皮。”

    爱丽丝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,乖乖得松开机-康纳的衣服,“不好意思,康仔哥哥,我说话太快啦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。。”机-康纳颇有些尴尬,虽然这种感觉可能只是程序的运行错误,但是他其实感受到了曾被自己搭档形容过的那种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一直僵着脸的康纳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我发现你还挺有趣的,”他心情不错地扬起眉毛,“你说到自己是仿生人的时候,我还有点担心。。。不过看起来,你大概真的没有恶意。虽然看着这张自己的脸顶在别人身上还是有些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官方型假笑。”安德森稀罕的嘀咕了一句,对着机-康纳扬了扬手中的猪肉干,“欢迎来到19XX年的底特律,要来点猪肉干吗?不需要进食没关系,就当尝尝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机-康纳从善如流得接过递过来的猪肉干,额头上的LED光圈闪烁着愉快的蓝光。他露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,然后毫不客气地踩了安德森的‘地雷’。

    “谢谢,不过我的扫描显示,安德森先生,您不应该摄入猪肉干这种高热量的食物,为了您的生命着想,我的程序推荐您接下来应该增加蔬菜的摄入量,需要我在接下来暂住的时间进行监督吗?还有,我觉得您有必要戒酒了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另一个康纳突然严肃起来的眼神,安德森发出了悲愤的抗议声(•́へ•́╬),“该死的!康纳,我的身体好着呢!别想叫我重新体会蔬菜特训!!!我受够了!”

    机-康纳把猪肉干塞进嘴里,垂下的眼睛里闪着狡黠而愉快的色彩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,似乎也不错?




作者:啊~修改了几处BUG,另,牛仔食谱是真的营养不健康啊,豆子,猪肉干和咖啡,Emm,对老年人可以说是非常不友好了。。。(斜眼看某位‘老年人’)

安德森:别以为我不知道!我还年轻着呢!是青壮年!青壮年!!!

康纳:安德森先生,到老年瑜伽的时间了。

安德森:!!!

作者:青~壮~年~(恶质的微笑)

安德森:康!!!纳!!!!!!

康纳:要来不及了,安德森先生。请先换上衣服吧。

安德森:。。。

作者:(忍笑到内伤。。。)

【底特律/警探组】牛仔AU

第四篇    朋友

“咦?现在就要走了吗?”杰弗瑞十分惊讶。

当老安德森先生和康纳的‘冷战’接近尾声时,
(康纳非常自然地加入了他们的队伍,天知道他是怎么想的?)
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,丹尼尔却突然表达了离开的想法。

“我想我们可能不适合同行,”丹尼尔隐晦地瞥了一眼蹲在一边的某人,“而且,我已经恢复到的差不多了。所以,我们就在这里别过吧。”

“呿,我们几个废了老大劲把你从死神手里抢回来可不是要你这样糟蹋的。不知道尊重别人的好意么,嗯?”

“的确,你的伤口愈合得很快,”杰弗瑞挡了挡同伴要挥起的拳头,“不过,你的身体还很虚弱,在离开这片小沙漠前,我不建议你单独行动。”

“不,我的身体可比你们想象的要好的多。而且……可能这些话很伤人,但是我无法信任你们。”

“你是说这小子吧。”杰弗瑞了然,“同感呢,我也不太喜欢这小子。”

“很抱歉,我看不成。”康纳拍拍裤子站起来,“虽然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无视总局的要求,但是,就这样放丹尼尔离开,也是不好糊弄过去的。”

在三人异样的目光中表情无辜地耸耸肩。

“而且,你的马不能跑了。我想,它在最后一下很不幸的摔断了腿。”

“。。。”

“。。。”

“。。。康纳,你这种说话方式就不能改改吗?”

“有什么问题吗・_・?安德森先生。”

“不。。。”安德森绝望地扶了扶额,“该死!无论我说了什么,给我忘掉。”

“好的,安德森先生。”康纳迷茫地点点头。

“看来你不得不陪咱们一起啦!”

杰弗瑞哭笑不得地拍了拍想翻白眼的丹尼尔,
“不过安全方面倒是用不着担心。这小子虽然总是叫人气得跳脚,却从来不违背老安德森的意见,

嗯。。。如果忽略那些看起来非常欠揍的行为的话。。。咳。”

“嘿!老家伙,你哪只眼睛看到这个小混蛋听过我的话?!”

“瞧,这小子还乖乖带着你给的汗巾呢!我之前就没见过他这么听话。”

“我想的确如此,”丹尼尔无可奈何的叹息,“那么在到达涂鸦街前,就麻烦两位了。希望他真如你所说的那样,杰弗瑞老哥。”

“好的,同行愉快!”

“同行愉快。”

“该死的,好吧,同行愉快!同行!真希望冲你的大黑脑门来上一枪!我开始怀念以前的日子了。”

“?安德森先生,您明明很高兴。。。”

“闭嘴,别提这个。康纳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丹尼尔惊讶地看了他一眼,“真叫人惊讶。”

“我不是说了吗。”杰弗瑞耸耸肩,“很神奇。恶狼居然夹起尾巴当哈士奇。这一幕无论看多少次都是这么有趣。”

“恶狼?”安德森挑挑眉,“这小子?呵。要我说,这就是条唯唯诺诺的猎犬。”

康纳下意识地摸向右手边的枪袋,摸了个空,有些失落地用右手摩挲着衣摆,接着分析到。

“我们共3匹马,如果要到涂鸦街,还有很长一段路程,这匹马我倒是可以请附近的朋友拉到最近的马厩场。我们应该讨论一下接下来该怎么赶路。”

丹尼尔刚想提出质疑,康纳飞快地补充道,

“不用担心暴露行踪,在加入你们的第一天晚上,安德森先生就已经检查过我身上的设备,追踪器已经破坏了。至于那位朋友。。。”

他顿了顿,“我想你可以放心,他是中立者,他帮过你们的人。”

“不可能,你们可是从来不和中立者打交道的!怎么可能和中立者成为朋友?他是谁?”丹尼尔惊讶得急急发问。

“陶德。”

“这是我的私人行为,”康纳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,补充道,

“虽然有些微了解情况的考量,但我从来不把任何无关人员卷入我的工作。我们真的是普通的朋友。”

“陶德?我好像听同伴讨论过这个名字。”丹尼尔将信将疑地晃了晃头,“他的脾气似乎不稳定,对吗?”

“是的,他有间歇性狂躁症。”康纳点点头。

“什么?你这小子,交友水平怎么还是这么不靠谱?什么危险人物都是可以当朋友的吗?啊?”老安德森忍不住敲了敲康纳的额头。

“嗯,”康纳捂住变红的额头,

“可这只是狂躁症,平日里他是个很宽厚的人。而且失去两个女儿的陪伴对他的打击太大了,
他原本可以是个好父亲,我想我们应该理解他的难处。”

“啧。”

“好了。我想我知道他。。。”丹尼尔笑了笑,“我相信你,康纳。”

“那么就没问题了,现在该决定哪两个人骑一匹马的问题了,”康纳有点高兴地点点头,“陶德没养太多马,可能没办法让我们借去。”

“我来吧,”杰弗瑞直接道,“我的老搭档可不会照顾人。”

丹尼尔很爽快的同意了。

他们很快见到了陶德,是个略微谢顶的中年男子,当他热切追问小女儿的近况时,没人会把他和狂躁症患者联系到一块。

在陶德带走丹尼尔的马之后,
丹尼尔提着陶德硬要塞过来的小女孩的衣服坐到了杰弗瑞的马上,他有些感慨地拍了拍塞得满满的袋子,

“康纳说的没错,如果不发作,他一定是个好父亲。”

“谁知道呢?走了。”杰弗瑞摇摇头,挥动了马鞭。

——我是赶路的分界线( ´・◡・`)——

涂鸦街是个漂亮的边缘小镇,只有不到三位数的人口,但是大家都喜欢把这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。

虽然靠近沙漠,

很稀奇的是,这里居然建了喷泉公园,

很小,但是在这个地方已经仿若神迹。

“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?”安德森拍了拍黏在胡须上的沙子,“这该死的沙漠特产,我迫不及待想找个地方清理一下!”

“丹尼尔,你来这里的目的地是哪里?我们可以带你去,当然,你不介意的话。”杰弗瑞侧过身询问丹尼尔。

“当然,你们不是坏人,”丹尼尔晃着头笑道,“虽然不可以让你们知道基地,但是我家还是完全OK的,非常近就在这条街尾,有个小院子的那一家,我相信我哥哥一定非常欢迎你们。”

“好的,明白了,咱们就去那边!”

杰弗瑞骑着马向着涂鸦街的街尾走去,他看着街边颇有历史感,但是并不陈旧的建筑,情不自禁地感叹道,
“真是个好地方,看得出来,你们很热爱着这个地方。”

“是的,因为这是我们大家的小镇啊,”

丹尼尔认真道,
“就是因为我们热爱着这个地方,我们才不希望这个地方被任何人破坏,就算那是赛博局。”

“这就是你们反对工业化和禁牧令的原因?”康纳好奇的歪了歪头,
“可是为什么?这也未必会破坏这里人的生活,毕竟赛博局谋求的是发展而不是毁灭。”

“你不懂,因为你不是土生土长的牛仔。”丹尼尔不满地反驳,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喷泉公园,“我们牛仔热爱自然和放牧,没有新鲜空气的滋养,就没有牛仔存在的意义。”

“我们只是想要在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——牛仔的世界自由自在地活着。我们不想放弃争取自由的天赋人权。”

明黄色的日光下,丹尼尔目光柔和的看着那些小镇里,肆意而张扬地模仿牛仔的孩童。

“我们,只是想要按自己的意志,像个牛仔一样活下去。”

“你说这有什么错?”

康纳垂眸看着生机勃勃的小镇,陷入了沉默。

右手不由自主地捉起肩膀处垂下的汗巾,一下又一下地捏着。

其他人没有太过在意康纳的异常,气氛依然很轻快,

杰弗瑞和安德森兴致勃勃地听着丹尼尔讲述他的哥哥,和他的冒险故事,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。

“嘿!我回来了,哥哥!”丹尼尔远远的就扬起了一个绚烂的笑容,大声地喊到,“我带了两个朋友回来!”

未完待续~

康纳:突然嫉妒

突然傻掉系列2333
今天也在不务正业呢(划掉)

【底特律/警探组】牛仔AU

第三篇  冲突

(故事纯属虚构架空,可能参照一些史实,不要过于考究蟹蟹
为防敏感,地名及事件名有所修改~)

真香预警~

好不容易找到刚才特意放跑的马匹,老安德森捏着鼻子踹了帐篷边的马尸一脚,骂骂咧咧地抱怨帐篷的选址,

他把医药箱扔给坐在帐篷里的杰弗瑞,“嘿,老家伙,接着。”

“小心一点!那孩子才刚刚止血。”

杰弗瑞手忙脚乱了一瞬,不高兴的提醒道,“那个赛博局的还在另一个帐篷里,不去叙叙旧?”

“切,那个混小子?”老安德森好像还在生气,“老子管他去死!”

杰弗瑞挑挑眉,“哦?这么无情?”

“老子又不是他爸!”老安德森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,

“反正老子好心就是给狼叼了去,也没有多的去浪费在那种犟牛身上!

老天!要我看,就算是老一辈最厉害的牛仔,也不能让这样的犟牛转对头!”

“好吧,”杰弗瑞耸耸肩,

“本来还想叫你去看看那家伙有没有事,要知道,咱们这边的小伙子丹尼尔可是上一届比赛的神枪手,估计那家伙在追击中也中招啦!我瞧着就一副虚弱样。。。

嘿?老搭档?”

“噢!”老安德森提高了几个度的声音远远传来,

“我改变主意了,嘲笑那小子的狼狈相可比看着你上药有趣多了。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康纳规规矩矩地坐在帐篷的正中间,就像是等待老师检查作业的乖宝宝。

当然,如果忽视那灵活地不断将手枪从拆卸到组装回去再拆卸的右手。

又在发呆了,这是刚进来的老安德森的第一想法。

直到他轻车熟路地走过去,没收了被折腾得可怜巴巴的手枪,康纳才好像刚刚从梦中惊醒一般,抬头看他。

啧,老安德森皱起眉头,脸色这么白,很不对劲。

“康纳,”老安德森盯着康纳无辜的下垂眼,“你中弹了。”

是肯定句。

“嗯?”

老安德森直接锁定目标,他扯开康纳颜色怪异的领子,

果不其然,左肩膀多处贯穿伤,甚至还在流血,不过看样子没有伤到动脉和重要的骨骼。

“该死的,诨小子,你果然对痛觉迟钝到要命的程度啊!”

老安德森不知道哪里来的怒气,他扯过自己的汗巾和口袋里的药膏

(他才不会承认这是因为担心康纳受伤,才随手从杰利佛箱里顺出来的)

,简单处理康纳的伤口,

“TMD你是不是就算流血流到死也不会知道?SxxT,你的混球父亲居然放心——让自己有痛觉障碍的儿子——去处理暴力事件?

该死的,当初我就不应该让你跟着你姑妈回去的!看看你自己,现在成什么样子了?!”

“安德森先生。”康纳安静地任由他处理伤口,没有一点疼痛的表情,

“根据我在医疗课程的学习,这样的出血量是不会致死的。还有,关于旧牛仔的情况。。。”

“靠!看在老子帮你扎汗巾的份上,拜托你闭嘴!”

“好的,安德森先生。”

帐篷里突然安静了下来,过了一会,老安德森在康纳的肩膀上打了一个歪歪扭扭的蝴蝶结,拍拍手。

“伤口愈合前不准随便拆掉!给我刻到你的脑门上!你个小混蛋!”老安德森用手指狠狠戳了戳康纳干净的额头,

“知道了吗?啊!”

“好的,安德森先生”康纳摸了摸被戳得发红的额头回道。

老安德森看着康纳真诚的小眼神,虽然知道这家伙的保证向来做不得数,但是莫名心情好了一点。

“现在,该和我说说了。那天跟着你的阿曼达姑妈回家,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,你怎么跟那群看起来比这枯树还要古板恶心的家伙凑到一块去了?!”

“好的,先生。您知道卡姆斯基,也就是家父,他创立赛博局的目的吧。”

“直接点,小混蛋!”

“好吧。”康纳捏着袖口整理了一下思绪,“简单来说,就是赛博局要求牛仔们离开维京谷一带,要求牛仔放弃牛仔式放牧,以便于进行工业开发,

但是牛仔们不愿服从我们的条件,并且组织‘旧牛仔’聚众游行示威。

所以家父要求我和一些卫兵前来追击主要干部。。。”

“FxxKING 赛博局。”老安德森唾了口唾沫,“就这样?”

“差不多这样,安德森先生。”

“好吧。”老安德森扶额,“去他的工业开发,看看咱们原来的城市!

浓烟,废气,还有该死的洛矶光化学烟雾!

TMD赛博局的眼睛是被狗屎糊瞎了吗?好好的维京谷为啥要改成这种鬼样子?!”

“可是,安德森先生,家父说这样的发展才是国家需要的,”

康纳不安地搓了搓手,

“据我所知,我们的确需要牺牲一些地方的利益,以保证国家的发展。。。”

“我去他妈的利益?!”老安德森几乎要气的跳了起来,

“这是咱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,我们的子子孙孙也要继续在这里过他们的小日子!难道你希望你的孩子到时候生活在肮脏,破败的环境里?!”

“安德森先生,这是为了发展!”

“发展发展!康纳,你那该死的脑袋里除了这些你爸灌输的玩意儿以外,还!有!什!么!?”

老安德森气的直接起身,甩开了帐篷的门帘,

“你这个卡姆斯基的乖宝宝,还是回你爸爸怀里吃你的奶嘴吧!!”

“安德森先生。。。”

【底特律/警探组】牛仔AU

第二篇    故人

一个年轻人下马,从追击者中走了出来。

他看起来很年轻,明亮的眼睛看起来非常纯粹,微微下垂的眼角,看起来就像某种犬类一样无害。

“放弃反抗吧,丹尼尔,”

他用温和的烟嗓劝说道,“我们不会伤害‘无辜’的平民的,只要你放弃危害官方利益的行为,并且协助我们抓捕‘旧牛仔’的头领,我们就不追究你之前袭击公职人员的责任。。。”

“不可能!”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青年丹尼尔发出了愤怒的嘶吼,“背叛头领的事,我是绝对也不会去做的!你们这些赛博局的走狗,别想我们会屈服于你们!”

年轻人看起来很苦恼,他试图再次进行说服,

“嘿,丹尼尔,相信我,你们的抗议是不可能成功的,

牛仔的时代该结束了,放弃牛仔的身份对你们来说有益无害。”

“你们这是要抹杀掉我们——‘马背上的英雄’——的荣耀吗?我们牛仔可不是你们这些脑子有泡,相信汽油怪物胜过优秀传统的混蛋。”丹尼尔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种自豪的光彩,“牛仔的荣光啊,我们永远与之同在。”

“该死!”年轻人意识到不对,已经来不及阻止。

“砰!”*2

“你这个混小子TMD想干什么蠢事???”

老安德森跳到丹尼尔面前忍无可忍地爆了粗口,他气恼地甩了甩刚刚开过枪滚烫的左轮手枪,

“你妈没有教过你,男人是会因为义气活下去的存在?该死的你居然这么随便就要寻死?你那引以为豪的牛仔精神呢!?”

“啊?”

“你。。。”年轻人似乎惊到了,有些迟疑不定地想说些什么。

“抱歉,小兄弟,看来我的老搭档是管定这件闲事了。”

杰弗瑞叹了口气,认命地从枯树后面走了出来,扶起开始因失血过多而精神萎靡的丹尼尔,

“无意冒犯,但是还请上报赛博局长,就说是他的老朋友杰弗瑞要的人。”

老安德森忍不住抱怨道,“老家伙,别随便让我欠你人情!你的人情可不好还!”

“好好好,算是我好心拍到马蹄子上了。老兄,你想怎么样?”杰弗瑞摊了摊手。

“靠,老天,这是我的私事。”老安德森嗤之以鼻,

“话说你这混小子怎么在这?给我老老实实说清楚!你不是到你冷血无情的爸那儿报道了吗?”

年轻人显然有些宕机,迟了半拍才回答道:“安德森先生,我好像和您说过,家父就是赛博局的创始人,

可能您当时处于醉酒状态。。。”

“啊?”

年轻人止住身后追击者们要举枪的行为。

他顿了顿,好像是在组织语言,“他要求我到这边处理有关旧牛仔作乱的事情。。。”

“所以?”老安德森眉毛皱地可以夹死苍蝇了。

“?”

“我是说,就因为这个?

你就学着你那该死的,就为你的生命提供了条染色体的父亲,要把一个无辜的小牛仔逼到不得不吞枪的地步?”

老安德森烦躁地搔了搔后脑勺,

“SxxT!我之前教你的东西你都塞到哪里去了???啊?!”

“我。。。”年轻人欲言又止。

“你们认识?”杰弗瑞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。。。

“好吧,我怎么忘了这里还有一个健忘的驴子!老家伙,你见过这个小混蛋。”

“啊?”杰弗瑞一脸懵逼。

“在我的烧烤派对。。。
重新介绍一下!臭小子。”老安德森嫌麻烦,干脆把问题转开。

“你好,我的名字是康纳,康纳·卡姆斯基。”

“曾经是安德森先生的邻居。”

“啊?”

【底特律/警探组】牛仔AU

第一次写同人,不知道会不会OOC
Ps: 本人逻辑死,枪械废,常识废,不保证完全合理,请不要考据蟹蟹
Pss: 不定时更,看脑洞深不深,尽量不坑´_>`

第一篇    旅途

荒芜的沙漠蒸腾着惊人的热浪,两个牛仔打扮的男人骑着马赶路。

其中一个突然举起枪冲路边啄食马尸的秃鹫开了几枪,一边驱赶一边摇晃随身的酒瓶灌了一口,骂骂咧咧道:

“FxxK,这是什么鬼地方,该死的根本就不是人呆的!”

“Hi!怎么了,老伙计?”另一个高壮的汉子戏谑地用胳膊顶了顶暴躁的同伴,“后悔没听那个小妞的,好好呆在局里吹空调?老安德森,要知道那姑娘对你……”

壮汉挑起眉毛吹了个口哨,“哈!不考虑一下结束你的单身生涯?”

“SxxxT,杰弗瑞,你TMD脑袋里除了那些该死的,廉价又低俗的废料,还装了什么?”

老安德森先生嗤笑着抖掉胡子上的酒液,低声唾骂了句什么,冷哼,“我打赌一准是长满汗毛的肌肉!”

壮汉,或许现在可以称呼他为杰弗瑞,似乎早就习惯了老搭档时不时蹦出不和谐的粗话,闻言只是挑了挑眉,

“OK,咱不提这个,那我想我总应该知道我亲爱的老搭档,”杰弗瑞用咏叹调表示了妥协与坚持,

“安德森,咱们这是去哪?”

老安德森不爽地撇嘴:“别叫得这么亲热,杰弗瑞,你知道咱们可不熟。我爱去哪去哪,倒是你,Hi!老家伙,别像个贵宾犬似的跟在我屁股后面,我可不是你那该死的的饲主!”

“好吧。”杰弗瑞耸耸肩,“上头的命令——你明白的。估计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你都要和我一起行动,我理解你的不满,不过我可没办法。我可不想丢了饭碗,老兄。”

“哦SxxxT,杰弗瑞老家伙,我管你上头去死!”老安德森暴躁地踢了踢马镫,“不就是前几天酗酒撞了那什么该死的运送车?!TMD我怎么知道你们这么重视那一车的东西?至于防杀人犯似的盯人?”

杰弗瑞无奈道,“嘿,这可不是我决定的。老搭档,这几年你一直像个活火山,就算是克利夫兰火山也该要消停会了,去年你的体检报告……”

“这不是你该管的,反正我也打算退休了。”老安德森深吸了口气,突然打断话头,异常淡漠地拒绝了好友的关心,“比起我这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家伙,你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……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碰——”

远处传来一声枪声,打断了杰弗瑞欲言又止的话,俩人眼神一厉,极其有默契地抽枪下马,躲到马尸边的枯树后。

听着越来越近的枪声,杰弗瑞眼神示意“老搭档,别冲动,咱们先静观其变。”

“FxxK,好吧,先听你的。”老安德森脾气不好地回道。

“……”

突然好想掐死这个猪队友。by心力憔悴的杰弗瑞。

闯入俩人视线的先是一个狼狈的青年,明显中了枪伤,不远处还有不断向他射击的声音,虽然有些距离,但是很快就接近了。

他拉扯着手里的马绳,想要快点离开这里。

“快点离开吧!”杰弗瑞祈祷道,他可一点也不希望卷进什么麻烦里面,尤其身边还有一个酷爱“见义勇为”的老笨蛋的情况下。

可惜,显然上帝并没有听到他的请求,青年身下的马明显到了极限,这从那马嘴里吐出带着血丝的吐沫可以看出。

“Hong~”

马翻倒并压到了青年的身上,青年一时之间挣脱不开。

而此时,那些追击者已经近在眼前了。

“别动!”杰弗瑞慌忙抓住老搭档蠢蠢欲动的手,用眼神向他疯狂示意,“追击者非常多,你这样冲出去会被当成活靶子的!!!”

“该死!难道要我就这么看着吗?看着一个原本可以活下去的人死在我面前?!”老安德森脸上溢出了明显的怒气,“这是见死不救!!!我可不想当那些人渣的帮凶!!!”

“别动!!!”

突然,那些追击者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呵止声,杰弗瑞发现老安德森突然安静了下来,虽然有点奇怪,但是老安德森如果乖乖听话不冲出去白白送死,还是很让人松了一口气。

他转头偷偷打量了一下那个呵止追击者的人。

咦?

怎么,好像在哪里见过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