蘭音

图力时高时低,波动极大~
杂食属性,目前沉迷吸康~
目标是萌一切萌物!!!
正在寻找主画风的路上(๑>ڡ<)☆

草稿。。。

想画3主角组图,然鹅连康纳都没完成的终极咸鱼。
以及最近培训课程忙,估计没怎么有时间画画哭唧唧(≖͞_≖̥)

康纳:突然嫉妒

突然傻掉系列2333
今天也在不务正业呢(划掉)

【底特律/警探组】牛仔AU

第三篇  冲突

(故事纯属虚构架空,可能参照一些史实,不要过于考究蟹蟹
为防敏感,地名及事件名有所修改~)

真香预警~



好不容易找到刚才特意放跑的马匹,老安德森捏着鼻子踹了帐篷边的马尸一脚,骂骂咧咧地抱怨帐篷的选址,

他把医药箱扔给坐在帐篷里的杰利佛,“嘿,老家伙,接着。”

“小心一点!那孩子才刚刚止血。”

杰利佛手忙脚乱了一瞬,不高兴的提醒道,“那个赛博局的还在另一个帐篷里,不去叙叙旧?”

“切,那个混小子?”老安德森好像还在生气,“老子管他去死!”

杰利佛挑挑眉,“哦?这么无情?”

“老子又不是他爸!”老安德森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,

“反正老子好心就是给狼叼了去,也没有多的去浪费在那种犟牛身上!

老天!要我看,就算是老一辈最厉害的牛仔,也不能让这样的犟牛转对头!”

“好吧,”杰利佛耸耸肩,

“本来还想叫你去看看那家伙有没有事,要知道,咱们这边的小伙子丹尼尔可是上一届比赛的神枪手,估计那家伙在追击中也中招啦!我瞧着就一副虚弱样。。。

嘿?老搭档?”

“噢!”老安德森提高了几个度的声音远远传来,

“我改变主意了,嘲笑那小子的狼狈相可比看着你上药有趣多了。”
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康纳规规矩矩地坐在帐篷的正中间,就像是等待老师检查作业的乖宝宝。

当然,如果忽视那灵活地不断将手枪从拆卸到组装回去再拆卸的右手。

又在发呆了,这是刚进来的老安德森的第一想法。

直到他轻车熟路地走过去,没收了被折腾得可怜巴巴的手枪,康纳才好像刚刚从梦中惊醒一般,抬头看他。

啧,老安德森皱起眉头,脸色这么白,很不对劲。

“康纳,”老安德森盯着康纳无辜的下垂眼,“你中弹了。”

是肯定句。

“嗯?”

老安德森直接锁定目标,他扯开康纳颜色怪异的领子,

果不其然,左肩膀多处贯穿伤,甚至还在流血,不过看样子没有伤到动脉和重要的骨骼。

“该死的,诨小子,你果然对痛觉迟钝到要命的程度啊!”

老安德森不知道哪里来的怒气,他扯过自己的汗巾和口袋里的药膏

(他才不会承认这是因为担心康纳受伤,才随手从杰利佛箱里顺出来的)

,简单处理康纳的伤口,

“TMD你是不是就算流血流到死也不会知道?SxxT,你的混球父亲居然放心——让自己有痛觉障碍的儿子——去处理暴力事件?

该死的,当初我就不应该让你跟着你姑妈回去的!看看你自己,现在成什么样子了?!”

“安德森先生。”康纳安静地任由他处理伤口,没有一点疼痛的表情,

“根据我在医疗课程的学习,这样的出血量是不会致死的。还有,关于旧牛仔的情况。。。”

“靠!看在老子帮你扎汗巾的份上,拜托你闭嘴!”

“好的,安德森先生。”

帐篷里突然安静了下来,过了一会,老安德森在康纳的肩膀上打了一个歪歪扭扭的蝴蝶结,拍拍手。

“伤口愈合前不准随便拆掉!给我刻到你的脑门上!你个小混蛋!”老安德森用手指狠狠戳了戳康纳干净的额头,

“知道了吗?啊!”

“好的,安德森先生”康纳摸了摸被戳得发红的额头回道。

老安德森看着康纳真诚的小眼神,虽然知道这家伙的保证向来做不得数,但是莫名心情好了一点。

“现在,该和我说说了。那天跟着你的阿曼达姑妈回家,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,你怎么跟那群看起来比这枯树还要古板恶心的家伙凑到一块去了?!”

“好的,先生。您知道卡姆斯基,也就是家父,他创立赛博局的目的吧。”

“直接点,小混蛋!”

“好吧。”康纳捏着袖口整理了一下思绪,“简单来说,就是赛博局要求牛仔们离开维京谷一带,要求牛仔放弃牛仔式放牧,以便于进行工业开发,

但是牛仔们不愿服从我们的条件,并且组织‘旧牛仔’聚众游行示威。

所以家父要求我和一些卫兵前来追击主要干部。。。”

“FxxKING 赛博局。”老安德森唾了口唾沫,“就这样?”

“差不多这样,安德森先生。”

“好吧。”老安德森扶额,“去他的工业开发,看看咱们原来的城市!

浓烟,废气,还有该死的洛矶光化学烟雾!

TMD赛博局的眼睛是被狗屎糊瞎了吗?好好的维京谷为啥要改成这种鬼样子?!”

“可是,安德森先生,家父说这样的发展才是国家需要的,”

康纳不安地搓了搓手,

“据我所知,我们的确需要牺牲一些地方的利益,以保证国家的发展。。。”

“我去他妈的利益?!”老安德森几乎要气的跳了起来,

“这是咱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,我们的子子孙孙也要继续在这里过他们的小日子!难道你希望你的孩子到时候生活在肮脏,破败的环境里?!”

“安德森先生,这是为了发展!”

“发展发展!康纳,你那该死的脑袋里除了这些你爸灌输的玩意儿以外,还!有!什!么!?”

老安德森气的直接起身,甩开了帐篷的门帘,

“你这个卡姆斯基的乖宝宝,还是回你爸爸怀里吃你的奶嘴吧!!”

“安德森先生。。。”

【底特律/警探组】牛仔AU

第二篇    故人

一个年轻人下马,从追击者中走了出来。

他看起来很年轻,明亮的眼睛看起来非常纯粹,微微下垂的眼角,看起来就像某种犬类一样无害。

“放弃反抗吧,丹尼尔,”

他用温和的烟嗓劝说道,“我们不会伤害‘无辜’的平民的,只要你放弃危害官方利益的行为,并且协助我们抓捕‘旧牛仔’的头领,我们就不追究你之前袭击公职人员的责任。。。”

“不可能!”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青年丹尼尔发出了愤怒的嘶吼,“背叛头领的事,我是绝对也不会去做的!你们这些赛博局的走狗,别想我们会屈服于你们!”

年轻人看起来很苦恼,他试图再次进行说服,

“嘿,丹尼尔,相信我,你们的抗议是不可能成功的,

牛仔的时代该结束了,放弃牛仔的身份对你们来说有益无害。”

“你们这是要抹杀掉我们——‘马背上的英雄’——的荣耀吗?我们牛仔可不是你们这些脑子有泡,相信汽油怪物胜过优秀传统的混蛋。”丹尼尔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种自豪的光彩,“牛仔的荣光啊,我们永远与之同在。”

“该死!”年轻人意识到不对,已经来不及阻止。

“砰!”*2

“你这个混小子TMD想干什么蠢事???”

老安德森跳到丹尼尔面前忍无可忍地爆了粗口,他气恼地甩了甩刚刚开过枪滚烫的左轮手枪,

“你妈没有教过你,男人是会因为义气活下去的存在?该死的你居然这么随便就要寻死?你那引以为豪的牛仔精神呢!?”

“啊?”

“你。。。”年轻人似乎惊到了,有些迟疑不定地想说些什么。

“抱歉,小兄弟,看来我的老搭档是管定这件闲事了。”

杰利佛叹了口气,认命地从枯树后面走了出来,扶起开始因失血过多而精神萎靡的丹尼尔,

“无意冒犯,但是还请上报赛博局长,就说是他的老朋友杰利佛要的人。”

老安德森忍不住抱怨道,“老家伙,别随便让我欠你人情!你的人情可不好还!”

“好好好,算是我好心拍到马蹄子上了。老兄,你想怎么样?”杰利佛摊了摊手。

“靠,老天,这是我的私事。”老安德森嗤之以鼻,

“话说你这混小子怎么在这?给我老老实实说清楚!你不是到你冷血无情的爸那儿报道了吗?”

年轻人显然有些宕机,迟了半拍才回答道:“安德森先生,我好像和您说过,家父就是赛博局的创始人,

可能您当时处于醉酒状态。。。”

“啊?”

年轻人止住身后追击者们要举枪的行为。

他顿了顿,好像是在组织语言,“他要求我到这边处理有关旧牛仔作乱的事情。。。”

“所以?”老安德森眉毛皱地可以夹死苍蝇了。

“?”

“我是说,就因为这个?

你就学着你那该死的,就为你的生命提供了条染色体的父亲,要把一个无辜的小牛仔逼到不得不吞枪的地步?”

老安德森烦躁地搔了搔后脑勺,

“SxxT!我之前教你的东西你都塞到哪里去了???啊?!”

“我。。。”年轻人欲言又止。

“你们认识?”杰利佛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。。。

“好吧,我怎么忘了这里还有一个健忘的驴子!老家伙,你见过这个小混蛋。”

“啊?”杰利佛一脸懵逼。

“在我的烧烤派对。。。
重新介绍一下!臭小子。”老安德森嫌麻烦,干脆把问题转开。

“你好,我的名字是康纳,康纳·卡姆斯基。”

“曾经是安德森先生的邻居。”

“啊?”

【底特律/警探组】牛仔AU

第一次写同人,不知道会不会OOC
Ps: 本人逻辑死,枪械废,常识废,不保证完全合理,请不要考据蟹蟹
Pss: 不定时更,看脑洞深不深,尽量不坑´_>`

第一篇    旅途

荒芜的沙漠蒸腾着惊人的热浪,两个牛仔打扮的男人骑着马赶路。

其中一个突然举起枪冲路边啄食马尸的秃鹫开了几枪,一边驱赶一边摇晃随身的酒瓶灌了一口,骂骂咧咧道:

“FxxK,这是什么鬼地方,该死的根本就不是人呆的!”

“Hi!怎么了,老伙计?”另一个高壮的汉子戏谑地用胳膊顶了顶暴躁的同伴,“后悔没听那个小妞的,好好呆在局里吹空调?老安德森,要知道那姑娘对你……”

壮汉挑起眉毛吹了个口哨,“哈!不考虑一下结束你的单身生涯?”

“SxxxT,杰利佛,你TMD脑袋里除了那些该死的,廉价又低俗的废料,还装了什么?”

老安德森先生嗤笑着抖掉胡子上的酒液,低声唾骂了句什么,冷哼,“我打赌一准是长满汗毛的肌肉!”

壮汉,或许现在可以称呼他为杰利佛,似乎早就习惯了老搭档时不时蹦出不和谐的粗话,闻言只是挑了挑眉,“OK,咱不提这个,那我想我总应该知道我亲爱的老搭档,”杰利佛用咏叹调表示了妥协与坚持,“安德森,咱们这是去哪?”

老安德森不爽地撇嘴:“别叫得这么亲热,杰利佛,你知道咱们可不熟。我爱去哪去哪,倒是你,Hi!老家伙,别像个贵宾犬似的跟在我屁股后面,我可不是你那该死的的饲主!”

“好吧。”杰利佛耸耸肩,“上头的命令——你明白的。估计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你都要和我一起行动,我理解你的不满,不过我可没办法。我可不想丢了饭碗,老兄。”

“哦SxxxT,杰利佛,我管你上头去死!”老安德森暴躁地踢了踢马镫,“不就是前几天酗酒撞了那什么该死的运送车?!TMD我怎么知道你们这么重视那一车的东西?至于防杀人犯似的盯人?”

杰利佛无奈道,“嘿,这可不是我决定的。老搭档,这几年你一直像个活火山,就算是克利夫兰火山也该要消停会了,去年你的体检报告……”

“杰利佛,这不是你该管的,反正我也打算退休了。”老安德森深吸了口气,突然打断话头,异常淡漠地拒绝了好友的关心,“比起我这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家伙,你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……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碰——”

远处传来一声枪声,打断了杰利佛欲言又止的话,俩人眼神一厉,极其有默契地抽枪下马,躲到马尸边的枯树后。

听着越来越近的枪声,杰利佛眼神示意“老搭档,别冲动,咱们先静观其变。”

“FxxK,好吧,先听你的。”老安德森脾气不好地回道。

“……”

突然好想掐死这个猪队友。by心力憔悴的杰利佛。

闯入俩人视线的先是一个狼狈的青年,明显中了枪伤,不远处还有不断向他射击的声音,虽然有些距离,但是很快就接近了。

他拉扯着手里的马绳,想要快点离开这里。

“快点离开吧!”杰利佛祈祷道,他可一点也不希望卷进什么麻烦里面,尤其身边还有一个酷爱“见义勇为”的老笨蛋的情况下。

可惜,显然上帝并没有听到他的请求,青年身下的马明显到了极限,这从那马嘴里吐出带着血丝的吐沫可以看出。

“Hong~”

马翻倒并压到了青年的身上,青年一时之间挣脱不开。

而此时,那些追击者已经近在眼前了。

“别动!”杰利佛慌忙抓住老搭档蠢蠢欲动的手,用眼神向他疯狂示意,“追击者非常多,你这样冲出去会被当成活靶子的!!!”

“该死!难道要我就这么看着吗?看着一个原本可以活下去的人死在我面前?!”老安德森脸上溢出了明显的怒气,“这是见死不救!!!我可不想当那些人渣的帮凶!!!”

“别动!!!”

突然,那些追击者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呵止声,杰利佛发现老安德森突然安静了下来,虽然有点奇怪,但是老安德森如果乖乖听话不冲出去白白送死,还是很让人松了一口气。

他转头偷偷打量了一下那个呵止追击者的人。

咦?

怎么,好像在哪里见过?